浅夏Surlinca

起床太痛苦

有情还似无情 (番外)

说好的一小段番外奉上


我躺在榻上,呆呆傻傻看着他就坐在我身畔咫尺,手掌温柔地覆在伤处,满眼的忧心如焚,眉头微蹙,半嗔半喜。


“你醒了!别乱动,当心挣裂了创口。”


急切,痛惜,我极力辨认着在他声音中复苏的不同于往日静如止水的颤动,急促关切的话语里我终于没有寻到冰凉的“陛下”二字。


许是见我目光怔忪,痴默不言,眼底又不自知泛起雾色,他眉头皱得更紧,俯身伸手来试我额间的温度,柔声道,“烧还没退,很难受吗?我去叫军医进来再瞧瞧。”说着便要起身。


我一把抓住他打算收回的手,握在掌中努力攥紧。目光相接的那一刻,我的眼神一定是小心...

有情还似无情 (5)

4号结局以压倒性的票数获得胜利。。。

我遗憾地宣布,你们选中了。。。。。。。。。。。。。。。。。。。。。

HE结局。。。。。。


角弓劲响,旌旗喧喧。


或许冥冥中这片战场就是我同他的宿命,又或者我太怀念与他并肩作战的日子,终是应允了他的请求,共去北境。


那只箭矢射入身体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少感觉。


我迷迷糊糊睁眼看着头顶晃动的军帐,周围绰绰人影乱糟糟地忙成一团。有人握住了我的手,不太暖,却抓得很紧。我费力地转过头想要看上一眼,可是眼前却忽然暗了下来,一片死寂。


我从未在如此广袤的黑中前行,稍作停顿,便再辨识不出...

有情还似无情 (4)

鉴于平票,所以我A和B一起放出


这一更超级短,但是这个选择极其重要,因为选完就出结果啦~~~请大家仔细阅读【慎重】


A


这是我第三次在深秋送他离去,也会是最后一次。


蔺晨所说的种种,在他醒来后,我已悉数说给他听,知晓始末后他沉吟良久。在他开口前,我淡淡说道,“走吧,这次是我要你离开金陵。”


我很害怕,怕他说出辞行之语,更怕他说想要留下。这一回,便让我来抉择吧,天高海阔,无论梅长苏还是林殊,都会在这无边无际的自由中活得很好。


我已分辨不清他神色中究竟是讶异还是释然,我只是看着他,仿佛一辈子那么长,他修长的手指不知摩挲了多久,...

有情还似无情 (3)

结果A选项以两票的微弱优势胜出,那琰琰就带先生去打猎吧~~~


他一身猎装,生生让人移不开视线。


年少时的白衣银甲诚然飞扬明亮,如今玉色披风下君子端方的模样更多了几分年岁赋予的风华。我忽然记起那年春猎他也是这样出现在九安山,可当时的我却太过愚笨,终是没能认出他来。


“陛下。”


我不悦他的疏远恭敬,可自从昨日挑明了心意,此刻再见他拱手行礼的样子,那副淡漠平静的面容下有旁人难以察觉的紧张,竟让我一时生出苦中作乐的欢喜,贪赏才纵天下的江左梅郎初尝情字的不知所措。


“你的身体可以骑马吗?若是没有好全,千万不要勉强,实在不行,我...

有情还似无情 (2)

鉴于选B的朋友们压倒性胜利,那我们就让琰琰去找蔺晨求教吧~~~


他眉间的错愕一闪而过。


“陛下要上琅琊阁?”


“琅琊阁知天下事,我也想去一解心中疑惑。”


“不知陛下所求为何,微臣或可解。”


我上前一步,他却循着礼数退了一步,一如近日我们的关系,总是维持着无法缩短的距离。


他用风轻云淡的回答使我穷追不舍的问询显得苍白无力,淡漠的口吻,冷冰的礼数,让我们之间的疏远仿佛成为一种理所应当的正常。


也显而易见地,他并不打算打破这种正常,他只是朝堂下为君王尽忠的贤臣,最多愿意在我去苏宅时充...

有情还似无情

最近加班加到吐血,发个之前的游戏剧本混更吧~~~


天地有道,草木无心,是而物极必反,情深不寿。


所谓欲罢不能,莫过喉间一口余气,吊着生死,囚困神魂。


战断狼烟夜,风雪正盛时。


元佑六年,梅长苏战死北境。


微雨如旧,岁岁等闲皆识春;江山日老,十年少人话故人。


元佑七年,萧景琰登基为帝。


日迫黄昏,案台上的奏折终于矮了大半,疲惫地从龙椅上起身踱步至殿门口,碧瓦檐外暮色西垂,平静诉说着一日将尽。满目宫阙轩峻,身后朱笔独裁,却不过帝王最平凡而枯燥的一...

乱平生 (5)

半原著向+江湖梗,时间线是赤焰案后一年,被贬为庶民假死的萧景琰与梅长苏在江湖相遇,涉及江湖的部分私设如山,不喜误入,前文可戳tag


我知道我好久没更了,所以这一更有一万二我觉得可以算三更!!!


萧景琰不谙品茶,却懂得喝酒。


他啄饮过王宫珍收秘藏的照殿红,也成坛灌下过边城粗劣呛口的烧刀子,还曾和那个已经不在了的人一起抢着尝过霓凰从云南千里迢迢送来的胭脂醉。时如逝水,沧海浮生,他早已不再是当年就着王兄的酒杯抿了一小口就满脸通红,最后还要兄长背回芷萝宫的孩童,今日的他即便在一触即发之势下饮了江湖风起云涌的酒,也不生半分醉意。


夜深月明,楼中已散...

嗯,就酱紫......未收录一个没出,出了两个阎魔两个御馔津一个辉夜姬,关键我已经有一头驴了啊!难道带三只御馔津出去射吗……

一晚上打到的大佬们都有金色的阴阳师皮肤,我就这样眼馋了一个晚上😭😭😭😭

乱平生 (4)

半原著向+江湖梗,时间线是赤焰案后一年,被贬为庶民假死的萧景琰与梅长苏在江湖相遇,涉及江湖的部分私设如山,不喜误入,前文可戳tag


小童引着天斩堂一行楼上落座,玄布握着酒杯,摇觞慢饮,琅琊高手耳目之力自是过人,略略环视两圈便已寻到所猎之人,至于那些好事之徒的闲言怒语,权做不闻。


见玄布现身折月楼,倍感惊讶的自然不只蔺晨一个。萧梁覃渝一年前大战于梅岭,其中所涉辛秘甚多,不足为外人道矣。在天下人眼中,此战始末乃大渝屯兵边境、蓄势待发,赤焰军趁机调兵出征,后主帅林燮受命逆贼萧景禹指使,率军密谋欲兵发帝都,不料阴谋败露,为宁国侯谢玉与悬镜司首尊夏江领兵清剿,渝军见梁国中内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