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夏Surlinca

起床太痛苦

不可能性定理(7)

又更晚了 @雪色流年 ,楼主接着去面壁233333,这次是日常,双倍糖浆~~~


萧景琰还未来得及继续纠结便被明楼叫去了书房。

 

明楼询问了些有关明镜苏州之行的事情,好在有阿诚协助,萧景琰应付起来倒也没露什么破绽,只是暗自慨叹明日就会见到这位相貌同母亲一模一样的明家大姐。

 

“电令我们所有的潜伏小组,从即日起保持静默。”

 

明诚幽幽叹了口气,“就明台那性子,景琰兄你还是问问大哥想怎么让这个小少爷保持静默吧,不过其实也无妨,他现在就算想不静默也无计可施了。”

 

“那明台呢?”景琰倒还是问了,毕竟做戏做真嘛。

 

对面的毒蛇眯了眯眼,笑得一脸深不可测,顿时明诚就觉得背后一阵凉风,暗道不妙。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咱们家小少爷还得妥帖安置一番。”明楼说着起身走向书桌。

 

萧景琰跟着一起过去,一边又听到明诚一脸嫌弃地抱怨着“你还能忘了,我看明明是就等着大姐回来了。”

 

等萧景琰展开明楼递过的退学通知书,明诚继续不满,“看见这个,大姐肯定轻饶不了明台。”

 

事关明台就等于关系梅长苏,萧景琰尽量不动声色地深呼吸了一下,“大…大哥,这也未免太过吧,明台他……”

 

话未说完便被明楼抬手打断,明长官眉头深锁,满脸的深思熟虑,“不行,火还不够大,这样,你连夜找一家相熟的报馆,编一篇明家小少爷花天酒地、胡作非为的桃色新闻出来,连同这张退学通知书一起让大姐看到。”

 

“真缺德……”根红苗正的青瓷同志也就只有在此等情状下,才会坦然当面鄙视腹黑的大哥加上级,还是小小声的。

 

别说这祸端要是惹下来,如今得是梅长苏替明台担着,就是随便某个路人,耿直的萧景琰也从不屑背后编排污蔑,正准备慷慨陈词,上纲上线。谁知还没开口,就被明楼满是玩味的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

 

“怎么,这就心疼了?”

 

“我…….”萧景琰怔忪地眨了眨眼睛,才刚打好的腹稿噎在了嗓子眼里。

 

“就心疼了怎么着,哪像你这个大哥,就知道坑弟弟。”明诚继续毫不留情毫不脸红地吐槽。

 

萧景琰怔忪地抿紧了嘴唇,努力控制着自己表现得不要太过鄙夷。

 

明诚先生,你敢不敢说一点有用的?或者你说点儿我能转述的也行!

 

阿诚自然是不能了,明台要想留在上海就必须要一个完美逼真的理由,不仅要说服大姐,更要骗过孤狼和汪曼春。所以说大姐的这顿责骂明台本就是躲不开的,不过想一想,自己的小少爷也着实太委屈了一些。既然无力回天,那就背后替他的明台在口头上出出气吧。

 

“罢了,这一遭也是没办法的事,景琰兄,我们走吧。”

 

萧景琰不得已只得微微朝着明楼颔首致意,转身准备离去。

 

明楼觉得有点儿反常,以往自己算计明台的时候,阿诚就算不敢明目张胆地反驳明长官的有理有据神机妙算,也总会挑着眉撇着嘴一脸“大哥你又欺负我心尖上的明台”的表情。怎么今日连自己一句玩笑都没能招架住,愣神儿了半天不说,连耳尖都泛着薄薄的红。细想一想,阿诚从今早在办公厅开始,整个人的反应较平日都迟缓了不少。

 

算无遗策的明长官敏捷地把这几日的大事小情琢磨了一遍,最终英明的把着眼点选在了昨晚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上。

 

其实也实在不能指责明楼智者千虑,终有一失,至少这个时间点定得着实恰如其分。

 

于是,明家常年徘徊在食物链尾端的明家大哥板起脸孔,一副长辈的敦敦口吻,“阿诚啊,没事儿的时候多吃核桃早睡觉,别总和明台一块儿净胡闹。”

 

萧景琰自然地转过身,只觉得明楼这句教训说得无缘无故,神色如常地应了一声就退出了书房。

 

明诚有点儿尴尬,大哥你又想到哪去了……

 

“我正巧想起,是不是该去知会小苏一声,明日你们的大姐会从苏州归来?”

 

“景琰兄,我记得你提起过令堂与我家大姐容颜甚是相似?”

 

“不错,几乎分毫不差,如不是装束大相径庭,只怕我身为人子也难以分辨。”

 

“那你那位叫小殊的故人认得令堂吗?”

 

“自然是识得的,我母亲一直很疼爱小殊,他对我母妃也是素来亲近尊重。”

 

“那我们三缄其口,静候明日,方为上策。”

 

“也好”

 

梅长苏见到明镜的时候,只觉恍如隔世,他已十三年没有见过记忆里那个温婉慈爱的静姨了。而紧接着,他的感觉还是恍如隔世,因为他记忆里温婉慈爱的静姨正盛怒不已地摔碎了茶杯,勒令他跪下。

 

梅长苏楞得呆在了楼梯上,明台略想了想,“完了,看上去大事不妙……”

 

多年来难得觉得场面失控的苏先生只得认命地下楼,再颇感无奈地跪下,就当做是静姨好了,也是长辈嘛。

 

明镜横眉怒目地举着港大的退学通知书和明楼特意奉上的桃色小报在梅长苏眼前怒气冲冲,“你看看!看看啊!你说这是什么!”

 

梅长苏对着明镜因为气愤而晃得厉害的手,费力地辨识着他还不甚熟识的现代文字。还没等他看明白,明台已开始大呼小叫,“大姐才回来,大哥居然就把退学通知书弄来了,还有什么我花天酒地的新闻!这绝对是公报私仇啊苏哥哥!”

 

梅长苏沉默地低着头,老实地听着明镜咄咄逼人的数落,心里也不免小小郁闷着,不论是林殊还是梅长苏,哪有轮到他只可口不能言背黑锅的时候,这也真是风水轮流转了。

 

萧景琰进门看到的就是正跪着挨骂的梅长苏,被那位酷似自己母妃的明家长姐数落得连头都不敢抬,定神一看,嘴角无意识下拉的面孔上倒满有几分无可奈何的小委屈。一向处变不惊揽尽风云的麒麟才子脸上露出这样的神情,莫名不觉违和,反倒让萧景琰觉得颇有几分熟悉。那时小殊绑了小豫津而被林帅罚跪的时候,也是这般幽怨又不服气的表情。

 

再看向明镜,心里更是复杂,自己的母妃向来柔和平顺,从不见这般恼怒鲜明而形于色的模样。可偏偏如此天壤之别的动作言辞,又煞是自然流畅的从明镜的一举一动中显出,不禁感叹所谓造化弄人。

 

明镜责骂完明台,又指着刚进门站在一旁悠哉观战却又故作痛心的明楼说到,“你胡闹的时候也不想想,为了你能上港大这个学,你大哥是花了多少心思啊!”

 

本来被骂得畏畏缩缩,也跟着闭嘴的明台,一看明楼和明诚回来立刻就飘到了萧景琰身旁,气急败坏地回应,“哼!我倒是知道为了让我退学他绝对是花了不少心思!”

 

这倒也对,毕竟本着认真负责滴水不漏的态度,明台在港大的替身可是连拉丁语都考了全校第三,没准儿此刻学校也为高材生德行有亏而痛心疾首,以致决心整顿教务严肃校纪,不知不觉祸害了其他无辜的莘莘学子你侬我侬羡煞情多。

 

“亏得你大哥和人家报馆熟,才替你截下这些脏东西来!”

 

梅长苏这才抬起头看着明楼,看着对方装得一脸正经毫不知情,控制不住地想翻白眼。谁让这人长了一张蔺晨脸,让梅长苏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是故意坑自己。

 

“你看你大哥做什么!难不成还是他编排你的!”

 

梅长苏最终还是没忍住恨恨剜了明楼一眼,紧接着就被明镜骂得赶紧又低下头认错,表情转换之快,让站在后面的萧景琰差一点不合时宜地笑了出来。毕竟立时服软做低的江左梅郎真是少见得让人忍不住觉得…可爱?

 

“对啊对啊!就是他编排我的!阿诚哥你都不替我拦着大哥!”

 

“我拦不住啊……”明诚心里觉得自己也很委屈,你要是看了那报馆第一次交给我的稿子就知道我是真尽力了,那纵情声色,沉湎软玉温香的描述别说大姐,我看了都生气。要不是我酌情给你把纨绔程度降到最低,大姐现在早就上家法了好吧小少爷。

 

“你有理你说话啊!”

 

梅长苏表情僵硬地重新抬头看着明楼,我就静静看你是否和前生一样不厚道。

 

“明台,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姐问你话呢,说啊。”一派长兄慈父的语气。

 

果然,形式变了,本质依然,无耻。

 

再用余光扫了扫后面正努力不苟言笑的萧景琰,苏先生觉得更郁闷了,景琰你还没有小时候贴心,居然看我挨骂你还笑。

 

不,苏先生,其实你错怪景琰了,看见从来口若悬河奇思巧辩的琅琊榜首也有沦落到只能老老实实地认错挨批的一天,换谁,谁都笑。

 

“大哥你这个伪装者!”明台在一旁忿忿不平,阿诚忙着小声给他顺毛,还觉得不解气的小少爷闷哼一声,默默地诅咒自家大哥一定喝口凉水都塞牙!不,都长肉!

 

梅长苏也知道此刻自己纵然通天本领也束手无策,算了,只得认命。

 

“大…大姐,我…我错了,你别生气。”一句话说得吞吞吐吐,倒像极了明家小少爷此刻该有的委屈别扭,心慌难耐。然后再转过头,带着极不自然的微笑,“大哥,谢谢你,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蔺晨,你给我等着,我要让飞流再理你的!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而偏偏有些报应你得还得比较早。

 

自导自演了这出好戏的明长官毫无自觉地上前劝架,结果十分应景地被拉入了站圈。

 

明台一脸满意的看着大哥被大姐教训,苏先生一脸得意的旁观明楼后悔不及,一副早知今日我就不该开口的表情。

 

“还有阿诚!整天穿得像个纨绔子弟!好好的孩子都跟你学了些什么啊,穿得像个小开一样!”

 

“……”明诚很明智地保持沉默,反正他也已经习惯了每次都被殃及池鱼。

 

萧景琰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母妃”怒气冲冲地挑剔自己的装束,下意识低下头看看这身打扮,转而又想起“小开”是什么意思啊?整个人不知所措,显得尤为无辜。

 

“看什么!把外套给我脱下来!”

 

梅长苏暗暗笑着看景琰一脸茫然地打算把大衣脱掉,后脚就听到明镜的声音,“没说你,我说明台!”

 

连忙敛去面上幸灾乐祸的表情,尽量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把自己的西装递了过去。

 

苏先生觉得今天真是祸不单行,什么吞云吐雾啊,静姨,我是真心都不知道您拿的那一盒是什么啊。

 

“看看啊,都看看!马票,舞票,电影票!”

 

“明台,那不是我们出去玩的票吗?你怎么全塞口袋里了……”

 

“切……我就是忘了扔嘛。”阿诚哥这明明不怪我,都是于曼丽说如果恋人发现自己还留着这些纪念会觉得浪漫感动的,这个小妮子又蒙我,他明明一点儿都不感动,不解风情!

 

明镜翻出了那个微型照相机,明楼赶紧上前安抚,顺势劝走了尚未消气的明家大姐。

 

听到明镜还是满口火气地要明楼好好管教明台,还不许留情,苏先生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想要仰天长叹,今日的黄历是与苏某有多冲撞啊。

 

等其他一干人都相继离去,梅长苏淡定地起身,准备好好同这位高级谍探理论几句,明台是你的手下败将,不巧,鄙人可不是。

 

“跪下”

 

还未等苏先生开口,明楼就依旧威势赫赫地命令道。

 

考虑到之前明诚说的家中尚有眼线的情况,向来顾全大局的苏先生还是不情不愿地跪了回去。

 

明楼一脸佯装的惋惜,微微俯下身,“我也没办法,委屈你了。”

 

事已至此,梅长苏抿着嘴低了低头。

 

我要能让你再见着飞流!



TBC


来,大家都看完了是不是,请跟着楼主做一件事,打开伪装者26集9:21带入你刚刚看完的更新重新看一遍电视剧,然后来告诉楼主感觉怎样~~~

家法的问题楼主要好好去考虑一下233333333333,那么我们下周见~~~~~~~

那个..........说笑的,把刀放下把刀放下..........这周五应该还会有一更,记得想我,债见!

评论(46)
热度(316)